Kagami咖喱棒

黑篮青火all火/成龙历险记德玉寒德德圣博爱/王者荣耀项虞/我超过一个月没更文那应该是去跳楼了,就别催了让逝者安息吧

[成龙历险记](多CP预警)每对CP的虐点/萌点

※德玉(恶魔小龙X成年小玉),西玉(西木人类态X童年小玉),圣瓦,德圣,奋周,寒德

西玉
“我以为你不会让我走的。”
“我想留下来。”
“呐,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不要把我送回地狱好不好?”
“好不好……”
“求你了……”

圣瓦
一个颓废的中年大叔在角落抽完最后一根烟,很显然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被招聘公司拒绝了。

“妈的现在找工作怎么那么难”他不爽地跺跺脚,从初中就辍学混华尔街的他现在只有小学的学历,哦连保安都不会要他。面对老板的“你会做什么”他应该如何回答呢?

很有商业头脑?打手枪?洗黑钱?

哦这些都不需要,他只是去应聘一个售货员。
很显然自从圣主的那次事件后他就在商界政界失去了地位,甚至被黑手党除名了,连警察都把他盯得很死,瓦龙也只能做点打杂的糊口了。

在他到商店蹭空调和免费水果的时候,商店的电视里在播报一条新闻。

无非就是什么世界末日后人类又重建家园,正义打败了邪恶巴拉巴拉

“成先生,请问圣主还会再复活吗?”一个熟悉的名字引起他的注意,瓦龙放下手里的免费水果抬头望着。
“哦,我可以保证,他永远不会再出来。即使是再出来我也可以把他关回去,大家放心。”

电视上的人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像英雄一样——事实上他确实是人类的大英雄。

是啊,永远都不会出来了。

“这位先生,你挡着后面的客人了。”一个店员客气地提醒,她实在忍不住出来驱赶这个蹭了半天水果和电视却不买东西的落魄大叔。

瓦龙沉默地退到一边让开,临走前顶着店员鄙夷的目光又拿了一块蛋糕出门,然后掐灭烟继续去寻找下一份工作。


德圣
※其实我bl挺萌这对(捂脸)

记忆里父亲永远是带着血的。
每天小龙缩在金丝的龙窝里,靠在圣主的床边,但很少见到他。

每天,每天都和巫师打架。小龙很难过,因为圣主老爹从来不跟他说话——老爹只知道和巫师打仗。

他只是从侍女们的闲言碎语里知道,圣主是个暴君,他只知道打仗,收税,打仗,收税,被推翻是迟早的事。

那一天很快就来了,当小龙抱着一个从外面捡来的龙蛋回来时,他看见皇宫里火光冲天。

一些打扮地很奇怪的巫师拿着宝剑在那里神神叨叨地不知道做什么。

然后小龙看见一扇充满着绝望与痛苦的门打开,里面是深不见底的血红。
“爸……爸爸?”他轻声呼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回答他的,是圣主撕心裂肺的哀嚎,“不——————!!!”圣主被那扇门吸了进去,他对这世界的最后一眼,是呆住的小龙和他旁边碎掉的龙蛋。

“他是恶魔之子!抓住他!”眼尖的巫师发现了小龙,小龙赶忙往森林的方向跑,他一点儿也不想到地狱里去。

人类不敢进入这片栖息了巨龙的森林,但他们堵在外面,只要小龙一出来就乱箭射死他。

小龙把自己藏在森林深处,以龙蛋为食,就这样躲了三个月。
直到一个巫师以“德拉格已经被巨龙吞噬”为理由让人类撤出了这片危险的森林边缘。

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活下去的。
小龙看着自己被巨龙咬掉一块肉的腿发誓。

他过的无疑是最悲惨的,他躲躲藏藏了几万年,怀着对巫师和父亲的恨意,他一个人在恶魔的世界里活了九万年。

这个时刻终于到了,父亲。
德拉格抓住圣主的手,“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德拉格!你——”圣主血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惊慌恐惧。

这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情,亲爱的父亲。
德拉格张狂地笑了 像和巫师打仗的圣主一样。
这份延续了九万年的恨意,我们可以在地狱里慢慢消化它。



奋周
“妈的,房东那个黄脸婆,今天又上门催房租了。”阿奋一脸操蛋地走到厨房,很显然曾经的黑手党被一个更年期大妈训斥让他有多不爽。

“水费电费煤气费!哦上帝!我真是受够了这个破地方。”阿奋骂骂咧咧地走到厨房,把兑了水的苹果酱涂到面包上。

“额……阿奋?”身后传来一个胆怯的声音,阿奋像触了电一样回头。

“对……对不起亲爱的……额我是说我以为你在阁楼睡觉……”阿奋躲闪地看着周的眼睛,他知道周一定会把他的抱怨归结到自己身上。

“大个儿今天干农活闪到腰了,我让他在床上睡一会儿。”周平静的拿过阿奋手上的面包,边涂苹果酱边说。

阿奋蹲在厨房门口抽一支劣质的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周说,“我想我们可以重操旧业……额我是说……”

“我们的时代过去了,周。”阿奋吐出一圈烟雾说,“我们什么也没有了,符咒面具恶魔之力,连枪火都没有了。”

周低下头不说话,过了一久回过头来说,“我想我可以去找份工作,这样你……”

“想都别想周。”阿奋还是那副样子,“好好养你的腿亲爱的,再被顾客打伤一次你就站不起来了。”

阿奋站了起来,抖抖身上的烟灰,转头拥抱爱人,“放心亲爱的,不管我们再怎么落魄,面包会有的,苹果酱也会有的。”

※我没看过圈里的奋周文,只是莫名觉得有一点点像,把黑篮里的青火相处模式代了进去。
那么如果有喜欢这种模式的小伙伴可以去看一下青火,粮不算多但饿不死(←表脸的安利)
※别看我的青火,很差,看被炉猫太太的


寒德

寒冰坐在一辆破旧的车上,车里是睡得正香的德拉格。

“哦……妖魔鬼怪别离开……别离开……”他不停地念叨着,寒冰想把自己的臭袜子塞到他嘴里。

“嘿!主人!醒醒!”寒冰终于忍不住了了,低下头来透过车窗,用手猛烈地摇着他。

“父……父亲……”德拉格却反手抓住了寒冰的手,“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这踏马什么情况????

“或许你可以塞个布娃娃给他。”拳师在旁边嗤笑说,“多有意思啊。”

寒冰白了拳师一眼,“把你塞进去好了。”
“哦,别,那是你的猎物。”拳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寒冰难得地没有反驳,他低下头,看着恶魔小龙抓住他手臂的手。

我只能和你勉强睡一夜了,主人。

像要找个借口一样。

德玉
※是的最喜欢的CP要放到最后。
其实我觉得这部动画时空顺序紊乱,强行穿越,所以我只能稍微修改一下正剧让逻辑通顺一些。

小玉看着德拉格坠入地狱的。
他的尖爪子狠狠地抓住了墙壁,渗出了血,终究还是被地狱之门吸了进去。
“不——不要!!!”
“我不要回到那个鬼地方!!!”
“放……放开我……”

他抬头,正好对上小玉的眼睛,那个属于孩童般纯真无邪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点点的不忍。

不忍?
哈!怎么可能?人类这种愚蠢又残忍的家伙,还是成龙的小鬼,怎么可能出现这种表情。

他还来不及细想,就感觉到手上的镇痛,一点点腐蚀他的神经,最后他放弃了抵抗,坠入那个殷红色的地狱。

是不是错觉,小玉好像看到有眼泪从德拉格的眼角流下。

她想起自己被小龙抓走的那天,她愤怒地大吼“我要把你送到地狱你这个臭虫!”
“哦,可爱的小家伙,我绝对不会再回到那儿了。”他笑的嚣张又得意,“绝对不会。”

“哦等着吧恶魔小龙!”她一边胡乱地踹一边说,“我一定会把你踢进去的!我可是踢屁屁大师!”
“哦踢屁屁大师,你妈妈没告诉过你小孩子不要踢屁屁吗?”
“那你老爹没告诉过你做龙不能太嚣张吗?!”

德拉格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不要嚣张?哦我最不想被圣主这样的恶魔说了。”

“是啊你和你老爹都是嚣张的臭屁的恶魔!”
“你也是嚣张又臭屁的小鬼!”
“才不想被你这种小鬼说是小鬼!”
“我比你大几万岁好吗?!!!”

突然想起那个时候,德拉格吵不过她朝她喷火却被呛着时的场景,有点好笑。

但回忆就此终止了,她看到德拉格被吸进了地狱,然后地狱之门缓缓地关闭。

“恶魔之门全部关闭了,他们再也不会出来了。”

是啊,再也不会了。小玉低头。

“啊!还有一件事!”老爹打了成龙的头一下。
“干嘛啊老爹!”
“小玉啊,你还会和他遇见一次,在未来。”老爹没有理成龙,而是语重心长地和小玉说,“但毫无疑问的,老爹的大蒜告诉老爹,你还是会打败他的。”

“是嘛,那真是……真是……”小玉想像往常一样微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

那真是……太…好……了?

多年后,小玉成为了十三区的警长,当她在执行任务时 听到一个熟悉的,张狂的声音,“哈哈哈哈十三区!今天是你们的末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围的警员慌乱地进入戒备状态,小玉却只是呆呆地望着德拉格。

不知道是不是德拉格错觉,小玉的眼角好像流下了几滴眼泪。

“喂!那边的人类!别用这么恶心的表情看着我!”德拉格被盯得很不自在,他只能用吼叫掩饰他的不自在。

小玉抬手把眼角的眼泪抹去,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举起枪来,“恶魔小龙,你已经被十三区包围了。”

我爱着你,可是现在的你此刻。
在地狱里。

而过去的你站在我面前,
将来也会进到地狱里。

我最深爱的,恶魔啊。




※终于写完了
理科生文笔欠缺感觉没有表达出该有的意境不过尽力了。
我觉得这些梗很好想撸个长篇出来。
长篇大概就是所有CP都有,但是德圣换成亲情向(很抱歉啦),西玉也只是年少的单恋(这对不太会写),简而言之这两个CP不会有车。

那么还是想要有人给一下动力的(捂脸),这篇比较渣的文点赞超过60的话我就开始撸正文吧(醒醒只有画手可以点赞超过60)

谨以此篇,祭奠童年(醒醒你根本没有童年)

评论(7)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