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gami咖喱棒

成为我想要成为的人。

[ZR](7.24生贺)异教徒

“Rachel·Gardner,你要背叛国家,背叛你的神明吗?”

※架空世界,设定军队,Ray军医,Zack雇佣兵这样的
※原作设定不变(包括年龄)
※不要问我13岁为什么可以是军医(设定就是这样)
※因为脑洞太大会写成长篇很麻烦,所以就设定ZR曾经有过重要的羁绊(并没有很随意)
※恐怖游戏的恋爱向来是最带感的,我实名吹爆杀戮天使

这是一个黑暗阴冷的房间,有着浓浓铁锈的味道。

房间的中央是一个电椅,扶手已经被无数人抓到变形。上面绑着一个人,即使是坐着也可以看出那人很高,从贴身的佣兵服可以看出这人很瘦,像是没有任何力气都样子。

“好好好~那边的先生,请你把灯打开。” 一个有些尖锐的女声在寂静的房间响起,一束强光直直照在男人脸上。

房间变亮了,和之前寂静的气氛不相配的,是这个房间的人实在很多,不足百平米的地方站了八个人,之前却像死一般的寂静,连呼吸声也听不到。

“Zark,我的Isaac。” 一个拿着皮鞭的女人站在电椅前面,从旁人的视角来看这女人的精神状态实在不好,但联系身边的环境似乎又有些理所当然。如果这里有精神正常的人,那才是不正常的吧。

电椅上,被称作Zark的男人显然还在适应突如其来的强光,在发现自己手脚被绑后,明显变得焦躁了。

“啊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个看上去一脸幸福,让我很想砍她一刀的女人。” 男人狠狠地挣扎着,被用细铁丝绑住的身体出现了深浅不一的血痕,可这种自虐式的反抗并没有停下来。

“自我介绍一下。” 那个女人完全无视了Zark的挣扎,“我叫Cathy,是这个军事基地的断罪人。”

“我管你是什么人,快点给我解开啊我要杀了你啊混蛋!”

“你真是太不听话了。” Cathy一脸苦恼地弯下腰,凑近看着Zack的脸,露出了痴迷的表情“多么漂亮的疤痕啊,我真是太喜欢你了,这双眼睛,这片伤痕,这具身体,还有挥舞镰刀的样子,我真是太喜欢了!!”

“别一脸开心地说着恶心的话,这样我会想在你肚子上开一个洞蠢货女人!”Zark嫌恶地看着前面的审讯官,面部肌肉不停地抽搐着,像是很兴奋却又被她说的话恶心到了的样子。

“被深爱的罪人说这种话,真是太难过了!但是啊,就是你这一点我也很喜欢!”这个火辣的女审讯官显然被Zack深深吸引着,手舞足蹈地说着抖m一样的话语。但是从她的种种劣迹来看,这个女人又具有s的能力,或许这女人就是sm的结合体。“虽然很想看你能在电椅上坚持多久,但是啊,一上来就用电流随意地破坏掉未免也太可惜了。”

“那么,Isaac·Foster,获得这里断罪人宠爱的人要怎么选择?”Cathy凑的越来越近了,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是要给我展示一下你惊人的毅力和魄力,还是要做被我饲养一生的完美罪人呢?”

“哈?从刚才起啰里啰嗦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等我从这里挣脱后我一定要把你砍成碎块!”

“那真是太可惜了……”Cathy画着浓浓眼妆的眼睛里透着失望,却又在下一秒变得突然兴奋起来,“士兵,通电!”

电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电缆爬了过来,像是被刻意设计成给人恐怖的时间一样。但Zack显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疑惑地盯着发出噼里啪啦响声的电缆。然后在电流通过身体时发出了惨叫声。

“这是怎样完美的声音啊!就这样就这样,让我看看你完美的身体可以撑到什么时候!”

“从刚才开始一直在重复完美完美,真是完全不知道你的变态心理!可恶,这个东西是铁吗,完全挣不开啊!”

强烈的电流一直持续着,空气中传来的焦糊味让人心惊,Cathy却陶醉在这样可怕的气味里,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你这个混账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

“对就是这个表情,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神明啊,我是多么地愉悦啊!”人偶一样的士兵静静地站在一旁,如果不是他们长相不同或许这真的是机器人也说不定。房间里只有让人听了不舒服的女声和男人的惨叫声混合在一起,格外渗人。

“请等一下。”美妙的声音响起,和那样渗人的声音对比,宛若天籁之音,一个金发的女孩像鬼魅一样突然出现在Cathy身后,“请停手,Catherine·Ward。”

“搞什么啊,无趣的东西来了。”审讯官不满地回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淡漠的少女,“那么,给我停手的理由。”

“神不允许你这么做,这就是理由。”女孩的蓝色眼睛里没有丝毫波动,“所以请你停手。”

“……”Cathy很明白她口里的“神”指的是谁,抬手示意角落的士兵停下开关,“那么,明早见咯,我的Zack。”

Cathy和她的士兵从散发着臭味的房间走了出去,“对了,Rachel,千万不要做任何小动作哦,神最讨厌撒谎的人了。”Cathy发出一阵悚然的笑声,铁门被合了起来。

女孩没有给Cathy任何有趣的反应,只是去把强光关掉,打开拥有柔和光线的吊灯。然后蹲下来,用钳子剪掉陷入Zack肉里的铁丝。

“……Ray?”电椅上的男人虚弱地开口,嗓音比之前更加沙哑,大概是喊叫伤到嗓子了。

“不是告诉过你,铁是无法破坏的吗。”Rachel拿着棉签一点一点地擦着伤口周围,虽然很疼但Zack似乎已经相当习惯了。

“你好烦啊我记得的啊,只是那个东西太刺眼了,眼睛完全睁不开啊,我怎么知道这是铁啊!”

“……嗯。”

“嗯什么嗯啊,比起这个 你更应该说点更重要的事吧!”Zack的恢复能力是惊人的,明明刚刚还在接受着难以现象地疼痛,现在似乎一点事都没有了。

“可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啊。”Ray疑惑地抬头,“难道Zack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吗?”

“啊啊啊烦死了,该说你是太笨记忆力不好还是什么呢,总之我可不是为了和你聊天才来这里的,只是聊天的话代价也太大了!”

“代价大是什么意思,你遇到什么了吗?”Ray手上动作不停,简单地清理后就开始拆绷带,无视了Zack微微地挣扎。

“哈?!你该不是以为我第一天来这里吧!”

金发女孩少见地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开口,“那倒不是,我并没有这样认为。”

“是吧?很显而易见吧!话说你究竟是为什么和这群变态在一起?上个星期,有个小鬼专门来监狱里告诉我,说什么我的坟已经做好了就擅自把我带出去了。”

“嗯嗯,然后呢?”

“然后啊,他就指着一块破烂的石头对着我说这是我的墓,超级难看的好吗?”

“这样啊,那么你是怎么应对这样的事情呢?”
“这还用说吗,我啊……”Zack发出了一阵古怪的笑声,“当然是把那里的所有坟都砸了啊!”

“……嗯。”

“你就不能给点别的反应吗?昨天那个检查的医生也是,啰里啰嗦地说太讨厌我的眼睛了,最不想被那种 8y0 的人说这种话啊!”

“……”

“一直以来你就和那样变态的家伙生活在一起吗……呀疼疼疼你是笨蛋吗!稍微给我温柔点啊!”

“我想因为是Zack所以没问题呢,我的缝合技术很好的啊。”

“问题才不是在这种地方!”

Rachel处理完伤口,在剪掉线头后就缓缓站了起来,因为长时间的蹲地后的突然站起而有些晕眩,在倒地前被Zack扶住了。

“真是的,你到底行不行啊?”Zack嫌弃地看着有些倦态的女孩。

“我说啊,Zack。”Rachel揉揉眼睛,直到可以好好看清青年的脸,“虽然Zack头脑像小孩一样,但还是要好好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啊。”

“什么啊?”

“过了今天就来不及了,所以求求你——”
“哈?!又来这一套,又要求我杀了你吗?简直烦死了!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傻掉你后烂在这个地方啊!”

“不是的,Zack你听我说。”Rachel紧紧握住Zack缠满绷带的手,“过了今晚就没时间了,所以,请在天亮前逃出去。”

“喂喂喂事到如今你在说什么啊……话说,这里不是有监视器吗?连我都记得的你怎么这么笨啊!”

“没事的Zack。”Rachel的手越来越用力,尽管对于Zack来说还远远不到可以感到疼痛的地步,“没有人会看到的,没有人会发现的。所以趁着现在要赶紧逃出去。”




“今天真是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呢,Dr.Denny。”漂亮的女人坐在吧台上,冲着身边的男人愉快地说道。

“哎呀?Cathy不去监控室吗?”Denny微笑着说,他看上去真的很温柔,让初次见面的人会认为是个有礼貌的绅士。

“没事的,Edward会好好看着的,再说了,我也不想再看到重复的场景,真是太恶心了。”

“我和你的想法一致。”医生微笑地说。

“喂Denny,为了我们的愿望,一起喝一杯吧!”Cathy示意酒保过来,“For our god.”

Denny微笑着举杯,“For god.”

“已经很晚了,Cathy不要再喝下去了。”Denny露出苦恼的表情,“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

“啊?”Cathy神智显然有些不太清醒,“你说什么啊Denny,话说回来,Edward在哪啊,不是要汇报情况的吗?”

“那我们去监控室找他吧,我也很在意这件事情。”Denny扶起Cathy摇摇欲晃的身体,“请Cathy不要太拖后腿哦。”

虽然@事前已经提醒,但Cathy还是把整个重量都搭在Denny身上,等到他们走到监控室时,已经过去好久了。Denny明显变得兴奋起来,在迫不及待地要推开房间的时候,却被一股血腥味充斥鼻腔。

“什么啊,开什么玩笑啊。”医生温柔的表情不在了,事实上,他现在的表情已经到了扭曲的程度。“给我开门啊混蛋!”他抬起脚狠狠地踹起来,里面却像被东西抵住一样,“可恶门打不开……”

“闪开,别碍事。”Cathy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掏出枪向门锁部位打去,直到7发子弹全部发完,门锁已经破了一个大洞,“Denny。”

Denny狠狠踹了一脚,很容易地将门踹开了,映入眼帘的不出意料是一大摊赤黑色的血。

“喂!Edward!”Cathy把堵在门口的尸◎体移开,大声喊叫,“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Edward?!!!”Denny在按了电源开关,发现电路已经完全被切断后就放弃了。

“可恶可恶可恶!我的罪人啊,在哪里啊我的罪人,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被神明允许?我要给那个无趣的女孩断罪!”Cathy因为愤怒而不停地颤抖着,而与之相反的是医生显得出奇地冷静。

“Edward,能听到我吗?”他小心翼翼地往前探出脚步,在最深处众多监视器显示屏前的座椅上,看到了一个又圆又大的脑袋。“还好吗,还活着吗?”Denny把脸庞凑近,贴着那粗糙的外壳,两只眼睛对着椰子上的洞向下窥视,“哎呀呀,看不见啊,难道连头都不见了吗?”

“医生啊少在那里废话了。”一个鞭子抽了过来,椰子头被抽飞,如Denny猜想的那样,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把一个椰子放在了脖子上而已。

Cathy烦躁地按着监视器的遥控器,但无论怎么按都没有反应,即使接通了电源也没有画面,看来是被整个弄坏了。

“啊,这个切口切的很好啊。”Denny在仔细观察了尸◎体后发出这样的赞叹,“哎,手指部分好像写过什么的样子……Cathy,拜托啦!”

女审讯官不情愿地走来,举起手电筒,果然在桌子上,被用蘸了鲜血的手指写了几个英文字母“W…h…,Why?”




“各区监狱长请注意,编号F03犯人出逃。各区监狱长请注意,编号F03犯人出逃。”

广播的声音响彻在偌大的军事基地里,一束束强光四处扫射,即使Rachel对这里很熟悉也还是废了好大的劲才能带着这个体积大又过于冲动的人逃亡。

“我说啊,这里可是一个岛啊,你究竟是想怎么逃出去啊……”Zack弓着腰在通风口里爬着,因为太过狭窄的关系他移动有些缓慢,Rachel却很轻松,“Ray你这样不要紧吧,待会儿会跟我一起逃走的吧?”

“嗯,会的。”Rachel小心地前进着,“不是告诉Zack要等着我吗,Zack却自己跑过来了真是笨蛋啊。”

“哈?!你说谁是笨蛋啊!我等了好久都没见你当然是过来……”

“到了。”Rachel转过头,示意Zack别说话,“呐,Zack。”

“啊?”

“按时间和这里的监控范围来看,从通风口出去一定会被发现,所以Zack待会儿一定要跑的很快,一口气跑到海边,那里有一个快艇哦。”

“哦——”

“那走吧,Zack。”

穿着佣兵服的青年隔着Rachel将通风口的隔栏一拳打开,果然被一个强光刺倒眼睛,伴随着人的喊叫,“F03在这里!呼叫总部,呼叫总部,在E区通风口处发现F03,请求支援!”

“等等——Zack!”Rachel一声惊呼,Zack将Rachel拦腰抱起冲到外面,一脚撂倒了想要冲过来阻止的人向外跑去,“等什么等啊,如果不抱着你跑的话,你这速度很快会被追上的吧!”

青年拼命向前奔跑者,因为太快,风将佣兵服的连衣帽吹下,露出黑色的短发。

Zack太过兴奋,以至于他没有看见Rachel那充满恐惧的蓝色眼睛。

海水拍岸的声音越来越近,身后的枪声也越来越远,Zack差点踩空滑下去后,才发现已经到了一个断路处,前面有一艘小船停着,但是他们离地有八米远。

“啊啊,走吧!”Zack向后退了一步就要往前冲。

“等一下,Zack。”

“又怎么了?”青年不满地停住脚步,怀里的少女挣脱下来。

“Zack脚上被伤的很重,两个人一起跳下去的话,会骨折也说不定。”

“啊啊?都要逃走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但是还有一段路要逃跑,Zack骨折的话我抱不起Zack的哦。”

“哦——那怎么办?”

“那,Zack先跳下去,然后好好地接住我,可以吗?”

“哈?!为什么是我?!!!”

“那我先跳下去也可以哦。”

“……嘁,又没说不愿意。”

Zack先跳下去,在甲板上滚了几圈后站起来,朝Rachel的方向伸出手臂,“喂Ray,可以下来了!”

“……”

“喂!Ray!”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Zack心中渐渐蔓延开来,随着直升飞机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在应证他的猜测一般,一束强光打在Rachel的身上,Zack勉强睁着眼睛,却看不清Rachel的脸,只能看到那双没有生气的,漂亮的蓝色眼睛。

“喂Ray!跳下来啊!真是的……从刚刚开始到底在做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啊!”

“啊啊,我的Rachel,原来你在这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一个身影从黑暗中走出,站到Rachel后面。

“你是那个变态医生?!”Zack在看到那个扭曲的脸马上想到了前天那个用一种很火大的语气说自己眼睛污浊不堪的人。

“Rachel,我们回去吧。”Denny没有理会Zack的发言,只是微微弯腰凑近Rachel的脸庞,微笑着说。

“喂Ray,我说你还发什么愣!快点跳下来啊!如果那个混蛋敢拦你的话我一定爬上去把他宰了——呃!”一阵麻痹感从肩膀处传来,快艇上还有别人?!

在倒下去失去意识的瞬间,Zack只看到了Rachel的眼,被Denny疯狂追随的眼睛,像一湖死水一样没有任何情绪。

“喂喂?Denny?抓到Zack了吗?”对讲机里Cathy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没办法了,他跑掉了呢。”

“我说你不要只抓到Rachel就不管了,给我把Zack带回来啊混蛋——”

Denny关闭对讲机,微笑着对Rachel说,“Rachel,带上你的眼睛 和我一起回去吧。”

“……”金发少女被Denny牵着手,坐上了直升飞机。





月亮在不停的变化着,从被天狗吞噬不见,到满月,就这样过了一个又一个周期。

这个非法的军事小岛还是只有人进来,没有人出去。

战争还在不断的响起,被俘虏的人都被带到这里,让这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除了天上不停盘旋着的乌鸦,这里没有什么定居的动物,大部分时间,这里死气沉沉,就像没有活的生物一样。

这里的时间好像不会流逝,每天都是重复的日子,但就是这样的枯燥生活,却能让相当一部分人乐在其中,并为之疯狂。

但总会发生点什么的,OOOO年OO月OO日,Deny医生被发现流血过多死在他的手术室里,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眼球,虽然已经灰暗掉,经过鉴定后确实是蓝色的眼球。

然后就是,久违的,由这里的总负责人Gray神父主持的军事审判。

“A46犯人Rachel·Gardner,被指控杀害Daniel·Dickens,Edward·Mason,协助F03犯人Isaac·Foster越狱。本人接受指控,汇报完毕。”

这是一个巨大的审判场,中间有一个圆台,上面钉着一个十字架,一个过道将圆台和审判场的出口连接起来,圆台下坐满了人。

身穿紫色教服的神父在出口出现,沿着长长的过道,向圆台走来,人群随着神父的出现喧嚣声越来越大,像信徒呼喊神一样呼喊Gray名字的人越来越多。

神父抬手示意周围喧闹的人群安静。“神明在上,我Abraham·Gray,将传达神的旨意,对魔女进行审判。”

“那么,Rachel·Gardner。你认罪吗?”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少女没有出声,实际上,在一开始她就没有任何波动,即使被叫骂声包围也是如此。

十字架的周围是被堆放的整齐的干柴,手持火把的士兵侍立两侧,等待着神父发号施令。

“这是神最后的慈悲,Rachel·Gardner,你知罪吗?”

“……”

“以神的旨意,我宣判,给予魔女死刑!”

台下的人像被点燃了一样骚动着,士兵将火把扔在干柴上,也许是还泼了汽油的缘故,火瞬间蔓延开来,空气灼热起来,离圆台近的人向后退开,避免皮肤被烧焦。

“这是神明的判决!”

“将有罪之人进行净化,这是对魔女的救赎!”

“我主在上!”

甜蜜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审判场,底下的人像魔障了一般,疯狂而又痴迷地盯着被火焰吞噬的十字架,“我主在上!”疯狂的信徒对着火焰虔诚地摩拜着,神父看着底下忠心的追随者,露出了神明一样高高在上的笑容。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少女已经无法反抗,她的左眼被带着黑色的眼罩,但即使这样,还未愈合的伤口被火焰灼热地舔舐着,像置身地狱一样。

“Za……ck……”无法呼吸,像要窒息了一般,火焰还没有触碰到她的身体,可是身体却很疼,像被关进了烤炉一样,在要昏过去的时候。脑海中只能看到Zack的身影,还有那个满月的晚上,他抱着Rachel奔跑着,被风卷起的黑色短发。

她还有话没对他说,真的还有,每次都要说出口了,可每次都没有说。每次每次都被碍事的人打断,即使全部杀了也还会有碍事的人出现。永远永远都杀不完。

神不会接纳我的。Rachel在火光中,看到了自己的父母。我看到他们了,他们在地狱里等我,我永远也无法摆脱他们了。

Rachel看见父亲的嘴角裂到耳边,迫不及待地向她走来。

恶魔的灵魂将被永远囚◎禁,背叛神明的人不会被神明原谅。

“我主在上!”神父抬手,底下的信徒为之疯狂,“我主在上!”

一个子弹贴着神父的脸擦过,响亮的枪声尤为刺耳,疯狂的信徒终于发觉,直升飞机的声音越来越近,在审判场外发出了几声惨叫。一个缠满绷带的青年走了进来,手里还拖着一个女人。

“嘁,打偏了吗?”青年懊恼地看着手里的枪,似乎对于使用还非常不惯。

“……”神父转身,从那个僵硬的脸中依旧看不出任何神情。

“放了她。”Zack将手枪举起,对准Gray的头部,“这次我绝对不会打偏了。”

神父没有任何动作,用沉默应对着这样的危机。
枪声响起,却是对准手里拖着的女人Cathy。

“我数到3秒。”

“1……”一声枪响,Cathy发出了痛苦的哀嚎,手脚也不停地挣扎起来。

“2……”又一发子弹打穿了Cathy的手臂,显然是碰到了动脉,大片血液喷涌而出。

神父举手,“士兵,灭火!”

士兵将干柴移开,不停地向十字架周围泼去冷水,气温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那么,”Zack将枪口对准神父的方向,却脸朝十字架喊到,“喂Ray,之后再找你算账,现在快点跑过来!”

被解开绳索的Rachel缓缓从地面上站起,慢慢移动着脚步。

“喂,快点啊!难道你不想离开吗?”Zack对这样的速度非常焦躁,却因为要牵制住神父无法飞奔过来。

“对不起……Zack,我的脚好疼。”Rachel尝试走了几步,在适应这样的剧痛后,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在要经过神父旁边时,一直沉默着的神父说,“Rachel·Gardner,你要背叛你的国家,背叛你的神明吗?”

Rachel转过头,Gray等着她的答案,却只看见Rachel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完全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的样子,然后向Zack跑去。

长长的过道上留下一条血色的脚印。

Rachel终于跑到了出口,却因为惯性问题向Zack扑去,跌倒在一个说不上温暖但绝对有力的怀抱中。

“Zack……Zack……呜呜呜”

“喂,把鼻子吸一下,我们要走了。”Zack单手把Rachel抱起,用枪指着神父,慢慢向后退去。

“你们是背叛神明的异教徒。”神父高声喊起,脸颊因为愤怒而颤抖。

“对于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我连信仰都没有信仰过!”Zack回喊到。

“神明不会接纳你们,你们会被神明制裁,然后在地狱里为背叛而忏悔!”

“如果地狱存在的话我就先一脚把你踹进去混蛋!”

直升飞机就停在半空中,螺旋不停地旋转着,外面围满了武装士兵,一层一层地包围起来。

“你们这些蠢货敢开枪,我就丢一个炸弹进去信不信?!”Zack的威胁话语幼稚至极却又确实危险,所有位高权重的人都坐在审判场里。

“Ray,抓紧了。”

“嗯。”

一个绳索被从直升机里丢了下来,Zack抓住绳索,直升飞机慢慢上升,枪口也随着Zack和Rachel移动。

Zack抱着Rachel爬到直升飞机里面,女孩显然因为过于疲惫而昏昏欲睡。

“Isaack。”开着直升飞机的中年偏头询问,Zack在把Rachel轻轻放到地上后点头,“走吧。”

飞机上升到气流中,确认没有危险后底下的炮弹开始准备,Zack将飞机两侧的导弹都释放下去,发出轰鸣的响声,霎时间,火光冲天。热浪席卷而来,炮车的方向开始紊乱,却不停地发射着炮弹。

“可恶可恶可恶我要杀了他们!!!”浑身是血的Cathy站在控制台,近乎疯狂地按着按钮。

“喂!Cathy住手!”Gray朝这边吼道,“士兵,阻止她!”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所有可以投掷的武器已被启动,这样杀敌自损的方式使整个岛陷入地狱。




后记:

这样的事实随着小岛非法性被发现后就被上层抹去了,对于这次的大爆炸也只是用核电站泄露来解释。存活下来的人大多数失明或者断肢。

至于Rachel·Gardner和Isaac·Foster,活下来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死了,被不停发射的炮弹击中,永远地沉入海底。

很多年后,也有人说他们活着,在很遥远的,地图上找不到的岛上见过他们。在那座岛上的深处,有一个金发蓝眼睛的女人和一个皮肤颜色不一的男人生活着。

但这样的说法又被否定了,那个小岛是一个死亡小岛,上去的人有去无回,没有人可以证实这一点。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