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gami咖喱棒

黑篮青火all火/成龙历险记德玉寒德德圣博爱/王者荣耀项虞/我超过一个月没更文那应该是去跳楼了,就别催了让逝者安息吧

【青火】火神君不在这里

※发病时奇怪的产物
第一人称
修文重发,没有看懂的话私戳lofter主页有大纲
以上。

『在日本很少有的天气,是那接连不断,不大不小的雨。』
『整个世界都是潮湿阴冷的,青峰窝在家里,除了吃饭上厕所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能让他从床上起来。』
『但是当第七天的时候,他终于不想待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清晨留了一张便条就跑出去了。』

所以,我,青峰大辉。

现在趴在这个灰色的石头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石头意外地平整,没有勒得我哪里难受,但它太小了,害得我要把整个身体缩在上面。

『雨还是不断地吓着,既没有加大也没有减小的趋势,青峰打了几个喷嚏,却还是懒得挪动位置。』
『哪怕是找个避雨的地方也好啊,青峰。』

可能所有人都会有这种时候,但又觉得我这个比较严重。

就是懒散地什么也不想干,就像一瘫烂泥一样瘫着——不,紫原不算,那个家伙啊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提不起劲劲来,但至少吃饭的时候他会动一动的吧。

我要说的,可是比那个严重的多啊。
已经到了就算耳边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杂音,就算雨水淋到脸上让我感到冰冷,我还是不愿意动一下身子……这样的地步。很吓人吧。

仿佛被套上了无形的枷锁,又仿佛沉溺到深海里,黑黑的深不见底,怎么动都逃脱不了一样。

『雨下得连绵不绝 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一样。甚至会让青峰生出一种他马上要被雨水溺死的感觉。』
『但是那又怎样呢,青峰还是不愿意动一下身子。』
『青峰最近是遭遇了什么严重的打击吗?』

我变成这幅鬼样子,大概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但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勉强还记得的对我有冲击力的事情只有[小麻衣最新一期的写真集完售我却没买到][因为经常不吃早饭被五月教训了一顿][因为上课迟到被罚站了一上午]这样的事。

啊啊,对,我七天没去学校了,但这次是有好好和老师请过假了。

并没有逃课。

很难得吧,那可是我第一次请假呢。

至于原因……就是莫名其妙地头疼欲裂,可是去医院拍了CT,做了多颅,还是没有查出什么。

医生说我是学习压力大了,让我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超可笑吧,这个理由,我想谁都不会信得,但大家都是一脸凝重地和我说的。嘛,无所谓了,能两个星期不上课,对于怎么都不想动的我可是一个极大的恩赐啊。

但是好想打篮球啊。

可最近刚刚被五月这个丑女禁赛,竟然连练习都不允许了这是为什么啊?

就是在有一次和诚凛的练习比赛后,我在最后一秒钟攻破了火神的防线,把球投了进去。

正当我得意地看着那家伙笑时,桃井却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莫名其妙地宣布我禁赛。

笨神你该不会是和桃井交往了吧,我咬牙切齿地和火神说。
结果火神就摸着头傻笑,那副样子真是让人火大。

『青峰开始感到肚子饿了,但是他依然不想动,明明才在这里趴了一天不到,他却感觉自己像快要饿死了一样。』
『但幸运的是青峰带了手机,所以他掏出了手机,找到黑子哲也的电话打过去。』

我和阿哲说过来给我送点吃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同意的,真是的就这么怕麻烦吗?
挂掉电话后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告诉他我在哪 ,但他也没有打电话过来问。

他究竟会来吗?

我不禁后悔打电话给他了,应该打给火神的。

但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拿起电话了。
啊,好饿。
我觉得我也可以像火神一样,吃二十个照烧汉堡了。

【日本已经慢慢步入夏天了,东京的樱花开了一片又一片,阳光透过这一丛丛的樱花撒在地面上,让人有一种没有来由的暖意。】
【一个身形瘦小的蓝发少年走在路上,和他高大的队友走在一起让人生出一种哥哥和弟弟的错觉。】
【当然不是,他们其实是同龄人,一个篮球部的。】

我是黑子哲也。

我在为和桐皇的练习赛热身,木吉前辈走过来和我探讨了一下第一场的战术。

我却完全没有在听,因为我侧过头看见青峰精神抖擞地站在篮球场上。

看到他还是那么有活力我也感觉充满了干劲。
教练吹响了口哨,木吉和青峰跳球。

不愧是青峰啊,跳的好高,木吉前辈即使很努力了还是没有和他一样高。

我冲过去准备断球,青峰却没有接到那个本该属于他的球。

他居然自己放弃了那个球,结果明明是自己放弃的还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仿佛是我们让他放弃的一样。

这样的失误还真是少见呢。

接下来是青峰个人秀的时间,青峰还是那么强,我们这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青峰老毛病又犯了,开场的巨大分差让他有点得意忘形。

他开始不断地展示他的才能,明明没有必要,却要在投球前故意地停顿或者找一些高难度的角度投球。

有时候明明站着投就可以进了,他非要不断地胯下运球,左右移动后再把球投进去。

结果最后是101:35的分差。
握手的时候,我们队里弥漫着悲伤的气息,结果青峰笑的一脸可恶。

然后,他说。

好险啊,这次差一点输了。
他笑的得意。

我们都没说话,桃井哭着和他说让他不要再打球的时候,他一脸你吃错药地表情说你该不会和笨神在交往吧。

然后桃井就哭着跑出去了,青峰也被带回家了,所以直到现在,他打电话给我前,我已经七天没有见到他了。

【阳光明媚的一天,樱花变得到处都是,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黑子哲也从M记买了五个照烧鸡腿堡,骑着单车在人群中穿梭。】
【明明是跑几圈就晕的男生,这次他一口气就骑到了满是基督教的公墓那里 真是少见啊。】

我在一个插着翅膀的天使雕像后面找到了青峰。

他看不出哪里奇怪的,还是那副怠惰的样子,察觉了我来之后也没有转过来。

我毫不客气地把汉堡甩他面前,然后推了推他的身体。

你过去点,你压到他了。我说。

就算是那个吃货火神,也承受不住青峰的重量啊。

然后青峰突然打了几个喷嚏说阿哲你没带伞过来吗。
我说我没带,我是淋着雨过来的。

他一脸不情愿地说幸亏你承受得住这种天气。

【一阵清风将花香带了过来,上面有温暖的气息,东京的夏天是舒适的,阳光是柔和的。青峰从墓碑上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雨还在下个不停,青峰试图用手臂遮挡却发现没有什么作用。雨水还是不停地往他脸上飘。幸好黑子开了张白色的面包车过来,青峰坐上了那张车。』

我给青峰的父母打了电话 他们说他们一会儿就到,他们的声音是压抑悲伤的颤抖。
但我什么也不能做。

医生对青峰说才一天没吃饭怎么身体那么衰弱,然后又说现在的年轻人身体太虚了,吊一瓶葡萄水回家注意饮食就可以了。

他半死不活地睁开眼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火神在隔壁打针,不用看着我。我毫不留情地说。

火神君为了找你跑了好几处了。现在病倒也都是因为你。

结果他大吼我才不想那个笨蛋。
然后又哼哼唧唧地问我他没事吧。

就算和他说了火神没事,晚饭的时候又吵着要见火神,医生说火神在睡觉不要去吵他,他闷闷不乐地说好。

青峰的父母在一个我看不见的角落哭泣,我给赤司和紫原打了电话,他们明天就过来。

黄濑君和绿间君和我一起坐在急诊室的外面,我们心照不宣地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然后医生出来,说火神大我是哪位?
黄濑和绿间都没有说话,我说再过几天就可以见到他了,但现在还不行。

火神君不在这里。

医生一脸为难地走了回去。

【当青峰的心跳计数变成一条直线时,几只本土鸟停驻在窗边上叽叽喳喳地叫着,仿佛把夏天的暖意传给了大家。】
『已经一个多月了,雨还是下着,没有增多,也没有减少,道路也没有被积水淹起来。但是周边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阴暗潮湿,完全让人提不起干劲来。』

基督教的公墓里,火神大我静静地躺在青峰大辉的旁边,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在这阴冷潮湿的世界里,好像又有了暖意。

END

修文后重发,很抱歉

晚上写了一个小时不到的,很难看又很难懂的产物
大概是我目前想到的最虐的青火。

但无论如何,也只想写这一次BE,因为在这个可以给我逃避的庇护所里,我想让他们永远幸福快乐。

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的世界里。




评论(10)

热度(16)